Styletc

生活實驗室》空總舊址變身 文化實驗室 孵化創意經濟


文化部長鄭麗君闡述在空總舊址打造文化實驗室的理念。(賴至巧攝)
空總舊址變身 文化實驗室 孵化創意經濟

空總大事紀

空總舊址與平面圖。(本報資料照片,摘自空總創新基地官網)

各國創意經濟孵化器

 台灣許多文創園區淪為銷售紀念品、開設餐廳的場所,被批為是假文創。位於台北市仁愛路空總舊址,馬政府規畫為台灣創新基地,蔡政府上任後決定,今年六月起,由經濟部工業局移轉給文化部,將打造台灣第一個「文化實驗室」,解放市民對生活的想像。

 蔡英文總統政策白皮書中,文化實驗室原為虛擬概念,未來將在空總舊址實踐。文化部長鄭麗君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,「從歷史脈絡來看,日治時期,空總舊址原為工業研究院;1950年代做為空軍總司令部。展望21世紀的台灣,創新動能應以文化為內涵,從過去到未來,連結在地與國際,結合文化與科技,文化實驗室將以台灣文化創新為願景。」

 圍牆拆除 開放空間

 文化部初步規畫,空總舊址有一半空間做為藝文展演場所,其他空間做為舉行論壇、工作坊、表演排練、國際藝文團體進駐、國藝會、文化內容策進院與智庫等單位使用,此外,也將提供部分住宿給國際藝文團體。

 「未來有部分圍牆將拆除,營造一個自由、開放的空間。」鄭麗君指出,「對市民而言,這兒是最具未來文化想像、激發創意靈感的空間。對於各種藝術活動,市民可以參與討論、交流對話、購票支持。」

 文化實驗室如何避免淪為假文創?鄭麗君指出,「既有文創園區主要是空間委外經營,缺乏政府政策支持,難以發展實驗精神;文化實驗室則是以創作者、以人為主軸,有政策支持,兩者大不同。」鄭麗君表示,未來將與既有文創園區合作,輔導轉型。

 文化與科技密不可分。鄭麗君舉例說,愛迪生最早發明記錄聲音的技術,當時主要目的是開發盲人閱讀器。朋友要求把這項技術用於記錄歌聲,最初愛迪生反對;不過20年後,愛迪生坦承,留聲機是最棒的應用。鄭麗君說,「留聲機促成了音樂產業,這項應用來自愛迪生這位朋友的想像。」「文化實驗室就是去解放想像力,想像一下夢可寶抓寶時,還可認識在地知識。」

 善用新科技勇於嘗試

 鄭麗君進一步分析,科技可促進文化發展,科技也是文化,許多科技產品來自人們對生活的想像。例如,行動裝置就是一種對生活的想像。「我們要解放年輕人想像力,鼓勵勇於嘗試,否則只是服務他國對生活的想像。」

 為加速孵化更多創新與創意,文化部將多管齊下支持創意工作者,從發想、製作、展演到媒合資金與通路,建立文創產業的「第一哩路」。鄭麗君表示,「從0到1的這個孵化過程是最困難的,我們將從最前端的政策支持起,無論成功或失敗,文化實驗室最重要的精神是嘗試」。

 打造創意生態系統

 文化實驗室核心任務是輔導創新創意建構新的營運模式,打造創意生態系統。未來將擴大連結到各大學,甄選年輕學子作品展演,讓還沒面對市場的年輕人接觸市場。

 文化部將建立數位平台,打造國家級文化記憶庫,目標是將文化體驗結合數位科技,利用數位科技保存文資、將文化記憶加值應用,電玩「返校」是好例子。

 文化部預計5月底前設立空總基地專案辦公室,開始徵選進駐團隊。未來每年提出年度實驗計畫,開放創意工作者個人或團隊提案,利用這個空間排演或交流,並提供業師諮詢協助。鄭麗君舉例,假設主題為再現歷史記憶,若有團隊提案結合VR入選,文化實驗室會出資供其實作,後續則視作品成熟程度加以扶植。

 空總舊址做為文化實驗室,本身就是一項實驗。文化部將借鏡法國經驗,並邀請當地創意工作者來台交流。鄭麗君認為,法國文創產業有很強的政策性支持,「政策反映了思維、價值」。

TOP